禁令影响显现:华为2019净利润增速下滑,海外市场损失100亿美金 _美国商务部

禁令影响显现:华为2019净利润增速下滑,海外市场损失100亿美金 _美国商务部
原标题: 禁令影响显现:华为2019净利润增速下滑,海外市场损失100亿美金 [摘要] 徐直军调侃,“ 2020年我们力争活下来,明年还能发布财报。” 文/时代财经 卢洁萍 陈蓉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3月31日,华为发布2019年全年财报,财报显示,2019年华为全球销售收入8588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9.1%,而该数据在2018年是19.5%;净利润为627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5.6%,相较2018年25.1%的增速,下滑明显。 去年5月16日,美国商务部正式对华为及其68家子公司实施出口管制,美国公司须获得美国商务部的许可证,方可向华为出售美国产品和技术。从2019年财报可以看到,该项禁令对华为的影响在第三、四季度及海外市场显现。 在业绩发布后的媒体提问环节,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透露,海外消费者业务至少损失100亿美金。同时,他亦解释了净利润增速下滑的原因,称这是华为应对禁令影响,增加研发投入和重构供应链的自然结果。 徐直军直言,考虑到全年都将处于实体清单下,2020将是华为最为艰难的一年,此前的储备或将很快用完。另外,疫情影响下全球经济衰退和动荡也是华为没有预测到的新挑战。他也因此调侃,“ 2020年我们力争活下来,明年还能发布财报。” 但华为的挑战还不至于此。根据近日路透社报道,美国正考虑新一轮对华为禁令,或限制包括台积电在内的供应商对华为的芯片供给。 IHS Markit分析师李怀斌对时代财经表示,对于这部分限制华为已有提前布局,先进制程7nm、5nm对华为没有影响。而对于即使是美国技术比率有可能超过10%的12、14、16nm的工艺,现在国内的中芯国际也能做,只要不是全部限制,短期内不会有很大问题。 李怀斌认为,“现在为止,限制影响最大的还是谷歌的GMS服务,对海外手机出货影响很明显,所以需要华为的HMS服务出海。当然,这个是长期的过程。 海外市场受损100亿美金 2019年,华为的营收基本保持着此前的格局,消费者业务表现稳健,收入4673亿元,同比增长34.0%;运营商业务收入达2967亿元,同比增长3.8%;企业业务收入897亿元,同比增长8.6%。 华为的海外市场表现不佳,从区域来看,2019年华为欧洲中东非洲收入为2060亿元,同比增长仅0.7%;中国收入5067亿元,同比增长36.2%;亚太收入705亿元,同比减少13.9%;美洲收入525亿元,同比增加9.6%。 应美国政府禁令要求,包括高通、微软、Intel、AMD等众多美国科技巨头一度停止了与华为的合作,令其面临着“断供危机”的考验。除此之外,谷歌也暂停向华为手机提供GMS(Google Mobile Service)服务。受此限制,华为在海外市场出售的手机,在原厂设定下将不能使用Gmail、YouTube、GooglePay、地图、云盘等服务。 谷歌“釜底抽薪”下,华为上马了HMS服务。经过几轮内测后,华为在2月24日的巴塞罗那发布会上,正式推出了HUAWEI App Gallery和HMS战略。 但目前来看,想要依靠HMS对抗“老大哥”谷歌的江湖地位,并不是那么实际。 徐直军透露,“5.16”禁令影响之后,华为海外消费者业务收入下降至少100亿美金。这和谷歌对新品不提供GMS系统有关系。华为在中国以外的消费者业务在禁令之前是高速增长,之后快速下降,第四季度才稍微有所回升。 “我们当然希望华为智能手机继续使用GMS系统,但决定权不在我们手上。我们能做的就是构建HMS生态和App Gallery。尽管很艰难,但也没得选择。”徐直军表示,华为整个智能终端业务不可能局限在国内,而在海外能够卖出多少最终还要取决于HMS生态的建设。 当然,华为也并没有完全寄希望于用HMS取代GMS。徐直军称,期待谷歌应用在华为的App Gallery能够上架,就像谷歌Google Play在App Store上可以下载一样。 而对于华为手机国内市场的走向,李怀斌抱乐观态度,认为华为手机国内市场份额达到45%以上的机会很大。 “第一季度的疫情对华为影响挺大的。首先是线下渠道的4G手机库存对一季度的出货影响很大,另外,海思的中端芯片没出来,相对竞争对手抢先发新机,华为的产品在中高端有缺失。”李怀斌表示。 “但从四月份开始,华为中端5G新产品上得很快,荣耀30s、荣耀30、Nova7系列都是定位在2000-3000元的价位,相当于把中高端补齐了,高端P40市场反馈还是很积极。基本上从Q2开始,就可以恢复正常节奏了。而且5G手机芯片方面,海思单芯片出货量有优势,所以华为的5G手机上成本优势很大。” 回应台积电“断供”传闻 针对近日美国限制台积电向华为供货的传闻,徐直军表示,中国政府不会让华为任人宰割,或者对华为置之不理。相信中国政府也会采取一些反制的措施。 业绩交流会上,徐直军还特别提到了美国波士顿咨询公司于3月9日发布的一份题为《限制对华贸易将如何终结美国在半导体行业的领导地位》(How Restricting Trade with China Could End US Semiconductor Leadership)的研究报告。该报告指出,在半导体领域限制对华贸易甚至直接“脱钩”将永久性损害美国半导体产业,并最终导致其失去全球竞争优势和领先地位,对美国负面影响显著。 “就算华为因为长期不能生产芯片做出了牺牲,相信在中国会有很多芯片企业成长起来,和韩国、日本、欧洲、中国台湾芯片制造商目前提供的芯片来研发生产产品。” 他强调,如果美国政府可以任意修改“外国直接产品规则”,其实是破坏全球技术生态,如果中国政府采取反制,会对产业造成影响,推演下去,这种破坏性的连锁效应将令人吃惊。 “潘多拉盒子一旦打开,对于全球化的产业生态可能是毁灭性的连锁破坏,毁掉的可能将不止是华为一家企业。”徐直军表示。 此外,对于净利润增速下滑明显的原因,徐直军解释,这是由于华为一方面加大了研发投入,努力“补洞”,另一方面则是重构供应链产生的成本。 2019年华为研发费用高达1317亿元人民币,占全年销售收入的15.3%,其近十年投入研发费用总计超过6000亿元人民币。 而就在此前,任正非表示,2020年华为计划将研发预算增加58亿美元。这也意味着其总体研发费用将会超过20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421亿元。 5G收入达30亿美金 在华为2019年度报告发布会上,徐直军透露,2019年华为5G收入是30亿美元,占公司业务和整体收入的比重都非常小。 2019年,全球5G还处于部署起步阶段,但5G在全球的热度是前所未有的,从没有一个这样的技术让全球消费者熟知。 而华为在海内外5G的建设业务也正逐步展开,这也成为华为2020年不言而喻的重要战场。 1月28日,英国政府宣布正式完成对华为的审查,将允许其参与其5G网络建设。不过,也将立法设置新的限制条件,包括其设备仅能用于非核心网络,且在该部分的市场份额不得高于35%,使运营商不至于过于依赖华为。欧盟同时也发布了有关5G的建议,数字专员蒂埃里·布雷顿(Thierry Breton)表示欧盟会建立安全的5G网络,同意加强安全要求,但不会明确禁止任何厂商。 针对有媒体在业绩会上问及华为在欧洲受限制情况,徐直军回应,“至少公开报道,我没有看到哪个国家将华为列为高风险供应商。欧洲多个国家都还是基于事实来做出决策。我们也清楚网络安全意味着什么。我们在跟欧洲各个国家政府保持着沟通。一些事情还没有发生,所以我们不会对没发生的情况做评价。” 此外,在亚洲市场,目前华为在日本只和软银有合作,且集中在4G领域。不过,徐直军表示,未来很期待与软银有更深的合作,可以从4G延伸到5G。 而国内三大运营商已经加快了5G建设的步伐,截止今年2月,中国5G套餐用户(中国移动+中国电信)目前数量已达到2613万。 3月19日,中国移动在其财报中表示,2020年其关于5G的投资计划约1000亿元,并力争2020年底5G基站规模累计达到30万站以上,基本实现全国地市以上城区5G覆盖。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的5G投资计划分别约453亿元和350亿元,二者将共建约25万个5G基站。 在华为发布财报当天早些时候,中国移动公示了28家分公司的5G无线主设备二期中标候选人,华为中标超13.3万个基站,份额达到57.2%,而华为、中兴、大唐三家国产设备商份额接近九成。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