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封城,韩国是怎么控制住大规模集群爆发的?_检疫_3

没有封城,韩国是怎么控制住大规模集群爆发的?_检疫
原标题:没有封城,韩国是怎么控制住大规模集群爆发的? 不封城不停工 韩国是如何控制住疫情的 在针对新天地教信徒的新冠肺炎排查进入尾声后,虽然小规模集体感染仍有发生,但整体上,韩国已从确诊人数“高速激增”阶段过渡到了“相对平稳”阶段。在此期间,韩国没有采取过“封城”策略。截至 3 月 25 日,韩国新冠肺炎确诊 9137 例。我们会在这篇文章分析,韩国为什么控制住了大规模集群爆发。 ○你会在这篇文章看到: 1,韩国如何保证了检疫能力? 2,他们怎么知道谁可能生病? 3,韩国如何调配口罩? 4,治疗疾病或许只是“抗疫”的第一步 1,韩国如何保证了检疫能力? 2 月中旬,因大批新天地教徒感染,韩国出现超过千人规模的传染爆发。与一些国家采用的“抗原?抗体检测法”不同,韩国采用的是“RT-PCR检测法”。 抗原?抗体检测法通过找出病毒感染时在体内形成的抗体,判断是否感染。它花费时间更短,检测结果释出只需要 10分钟,所需费用也相对较低。而韩国采用的 RT-PCR 检测法,通过采集、分析疑似患者鼻腔内的黏液以及唾液,6 小时内可以释出检测结果——但这并非韩国首创,中国也以这种检测方式为主。 RT-PCR 检测法受到韩国体外诊断企业协会的质疑,因为如果患者没有咳痰或流鼻涕等症状,使用 RT-PCR 检测法可能会采集不到检体,导致无症状患者无法被确诊。 但这种意见在医学界并没有被广泛认可。大韩临床微生物学会、大韩诊断遗传学会、韩国体检专门接受机构协会等 6 个团体,曾明确表示反对韩国引入抗原?抗体检测法。理由是:抗原?抗体检测法虽然检测速度快,但准确率不到 80%。与之相对,RT-PCR 检测法准确度可达 95%至 97%。 另外,由于两种检测法的原理不同,上述团体认为,引入抗原?抗体检测法,会让诊疗系统变得混乱。并且,以韩国如今的日检疫承载量,完全可以应付检测需求。 检测量——这的确是个重要指标。到 3 月中旬,韩国已拥有接近 2 万次日均检疫承载力。现在看来,能达到这个检测量的一个关键原因是,韩国政府提早做了检测准备。 1 月 27 日,韩国春节连休的最后一天,韩国保健部门召集了 20多家制药公司的代表,希望这些公司立刻展开针对新冠肺炎的检测方法试验。当时,韩国国内确诊病例仅有 4 人。 据路透社报道,第一家得到特批的制药公司,从研究出检测方法到得到当局的批准,距离1月27日的会议只用了一周时间。此间,韩国食品医药品安全处和疾病管理本部做了多次交叉测试,确认 RT-PCR 检测试剂准确度没有问题。按照正常流程,一种诊断试剂从研发到获得生产批准,通常要经过 8 个月到 1 年时间的反复测试。 目前,韩国共有 5 种 RT-PCR 检测试剂获得特批,韩国食品医药品安全部门尚未接到 RT-PCR 检测误诊和副作用报告。截至 3 月 18 日,韩国实际新冠肺炎检测数约为 30.7 万次。韩国的检测能力也可以覆盖需求——在 3 月 9 日时,韩国就已经生产出可供超过 52 万次检测的 RT-PCR 试剂。 在全球抗疫过程中,检测点如何设置也是个问题。很多国家与地区存在疑似病例无法检测的情况。在这一点上,韩国用了一个“得来速”式的检测方式。 为避免交叉感染,韩国首先指定了 613 个独立于医院或保健所其他诊疗空间的分离式诊疗所。从 2 月末开始,韩国在全国设立了 84 个“得来速”(drive-thru,意为“免下车”)式检疫点,在 10分钟内就可以完成鼻腔内的黏液以及唾液采集。这些做法,都是保证韩国在疫情爆发高峰期,没有因为检疫需求过大而陷入失控状态的重要因素。 2 月中下旬,由于爆发集中在大邱地区,韩国的病床收治能力也受到挑战。疫情爆发时,大邱的负压病床数仅为 88 张。而在 2 月 20日,大邱的确诊患者就已经达到了 111 人。截至 3 月 8 日,大邱有 2200多人因病床不足需要等待治疗。 面对医疗资源严重不足的情况,大邱将确诊患者分为“无症状患者”“轻症患者”“危重症患者”和“致命症状患者”四个等级,让“危重症患者”和“致命症状患者”优先入院接受治疗,而无症状患者和轻症患者则被统一安置在医院之外的其他空间的临时病床——比如一些当地企业提供的研修院。 两周之后,这个数字变成了 124 人。3 月 24 日,大邱新增确诊降至 31 人。截至 3 月 24 日,韩国确诊人数最多的大邱市共确诊 6442 名患者,超过韩国确诊总人数的 2/3。 2,他们怎么知道谁可能生病? 中国疫情爆发后,韩国中央事故处理本部陆续要求,入境韩国的中国、日本、伊朗与欧洲旅客,必须在机场专门设置的入境处填写个人信息,下载“自我诊断” App。现在,这个范围已扩增至所有入境韩国的人员。 “自我诊断” App 要求入境者必须将在韩国的逗留地址与联系方式上报卫生部门,并于每天上午 10点填写健康信息。如在规定时间内未做更新,会在当天下午再次收到 App 提醒。如果在两次提醒后依然未填写当天的健康信息,就会接到防疫部门的问询电话,韩国行政安全部、警察局等部门则会对其确认定位。如果超过两天上报显示“有新冠肺炎相关症状”,则会被判定为疑似患者,韩国政府将引导其检测和诊疗。 另一个具备类似功能、面向居家隔离人员的App—— “自我隔离者安全保护”,在韩国本土疫情爆发后推出,该 App 于 3 月 7 日,在疫情比较严重的大邱市庆尚北道地区率先投入使用。 需要实行居家隔离的人员,一旦位置发生变化,使用者和负责其监督工作的行政安全部工作人员的 App 将同时收到警报。由警察厅实施定位,行政安全部工作人员将隔离者劝回。如果隔离者拒绝返回,则会被强行转移。 但“居家隔离” App 的推广与使用并不像入境“自我诊断” App 那样顺利。截至 3 月 20日,“居家隔离” App 安装率仅为 45.2%。韩国行政安全部门只能倡导,但不能强制居家隔离者安装使用——如果隔离者拒绝安装使用,政府只能按原有方式,通过打电话和登门查看的方式实施管理。针对那些不熟悉智能手机操作,或使用 2G 手机的高龄隔离对象,韩国行政安全部还需要通过电话和登门查看等方式确认、管理高龄隔离者的身体状况与所在位置。 处罚也在加重。根据 2 月 26 日修正的《传染病预防法》,从 3 月 5 日开始,对拒绝隔离或隔离期间脱离隔离地点的人员,将处以 1 年以下有期徒刑或 1000万韩元(约合 5.6 万元人民币)的罚款。 在一定程度上,“居家隔离” App确实可以缓解管理问题。以大邱市为例,在 App 投入使用之前,曾多次发生隔离者擅自脱离隔离地点的事件。韩国 KBS 电视台记者在采访时还发现,一名需要居家隔离的轻症患者出现在了排队购买口罩的队伍里。 也有“居家隔离” App 可能会侵犯隔离人员人权的声音。不过,韩国梨花女子大学社会福祉系教授郑益仲认为,在取得隔离对象同意的前提下,安装“居家隔离” App 是在特殊时期对隔离人员自己和公众利益都有好处的一项措施。 “最大限度地尊重个人自由,同时协调好公众利益和安全,不仅针对这次的情况,对以后社会发展也会有所帮助。”他对“未来预想图”说。 一些人担心隐私泄露,郑益仲认为,个人信息泄露一般发生在公布隔离对象行动路径的过程中,只要不违规、违法使用 App,“可以充分避免”个人信息的泄露。 3 月初,大邱的自我隔离人员约有 1.4 万人,占韩国自我隔离总人数的一半。据韩国行政安全部统计,当时,平均每名公职人员要管理约 6 名自我隔离者。在 App 投入使用之前,公职人员要通过电话和上门检查的方式管理这些自我隔离者。而自我隔离者安全保护 App 投入使用能够实现对隔离者远程、系统化的管理,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行政效率。 3,韩国如何调配口罩? 在韩国本土疫情爆发之前,韩国口罩产量的四到五成出口到了中国。2 月中下旬,韩国确诊人数激增,被恐慌笼罩的韩国人开始抢购口罩,韩国也出现了口罩供求失衡。 为了平衡市场供求,2月26日,韩国食品医药品安全处要求口罩生产企业,将当日产量的一半供货到药店、邮局、农协等公共销售处,并将口罩出口量缩减到生产量 1/10 以下。但这依然没能缓解口罩市场的混乱局面,许多人抱怨,要花好几个小时排队购买限量供应的口罩,还不一定买得到。 为提高口罩产量与国内供应量,韩国政府决定向 60家口罩生产企业拨款 70亿韩元(约合 3984万元人民币),并从 3 月 6 日起全面禁止口罩出口。 继发布《口罩供求稳定对策案》,将口罩生产企业向公共销售处的供货量从日产量的一半提高到八成之后,韩国紧接着在3月9日实行了一个定额分配购买策略——“5部制”口罩购买制度,意思是,周一到周五,根据出生年份尾数,每天限定购买人群。人们在指定销售地点,凭身份证件,每次可购买一到两个口罩。 这些制度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口罩抢购现象。据韩国食品医药品安全处统计,3 月 16 日至 22 日,口罩“5 部制”实行的第二周,共有 1963 万人通过政府指定的公共销售处购买了口罩。目前,韩国公共销售处口罩价格稳定。 韩国梨花女子大学社会福祉系教授郑益仲也认为,“5 部制”是个“不错的选择”,可以防止人们大量囤积口罩。但是,他也发现,至今,韩国民众依然需要一边排长队,一边保持“社交距离”购买口罩。他指出,现阶段,“提高口罩产量才能更好地解决问题”。 4,治疗疾病或许只是“抗疫”的第一步 除了疫情本身,“疫外灾害”也直接作用于许多行业、家庭和个人。 拥有实体店的工商业者不能照常营业,但是租金依然要出。韩国全州韩屋村商圈的房东们将租金自发下调了 5%至 20%,以减少商户们因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的经济损失。 这次民间自发的“工商业援助”行动,也受到韩国总统文在寅的称赞。他在 2 月 16 日通过社交媒体发文倡导推广此活动,获得韩国一些房东与开发商的响应,活动扩展为全国性的“善良的房东”运动。一些私人房东将房租下降了两三成,还有一些开发商,直接将租金下调一半。 韩国政府也在试图帮助个体商户们渡过难关。3 月 19 日,韩国政府宣布将拨款 50万亿韩元(约合 2870 亿元人民币),推出“1 号应急经济措施”:中小企业及个体经营者可在任何一家银行按年息 1.5%的标准获得贷款,同时可以延期偿还现有贷款和利息。 但需要援助的远不止工商业。许多人因为自己、家人被隔离或入院而失去收入,健康和生计直接受到影响。 3月18日,韩国政府宣布将拨款337亿韩元(约合 1.9亿元人民币),向因新冠肺炎入院的患者家庭,或按规定隔离的家庭,按家庭人口数分配生活补助金。通过向住地居民中心申请,每人每月最多可获 45.5 万韩元(约合 2575 元人民币)补助。 针对为隔离或确诊的员工提供带薪休假的雇主,韩国政府拨款 499 亿韩元(约合 2.83 亿元人民币),以治疗天数为标准,为雇主提供每天最多 13 万韩元(约合 738 元人民币)的补助。 韩国幼儿园、中小学的开学时间已推迟了 3 次,最新公布的开学时间为 4 月 6 日。更现实的问题是,许多家庭开始出现父母上班、孩子无人照看的情况。 3月16日开始,韩国政府推出了“照顾家人休假”政策。不仅面向家中有疑似或确诊患者的家庭,子女为 8 岁以下儿童的家庭也在政策覆盖范围内。申请休假的家庭成员每人最多可获 5 天休假,并可领取每日 5 万韩元(约合 287 元人民币)的补助。如果为双职工夫妇家庭,两人最多可各申请 5 天休假,最多共可领取 50万韩元(约合 2870元人民币)的补助。 但这些制度也遇到各种实际操作中的难题。有人会担心休假影响同事工作进度,或者休假用完之后,学校再次推迟开学,照料孩子的问题仍然没有解决。 根据韩国雇佣劳动部的统计数据,从 3 月 16 日开始仅仅 4 天,已有超过 1.3 万人申请了“照顾家人休假”。 “疫情爆发初期,韩国的应对相对比较被动。通过后续一系列政策和措施,才找到了符合韩国实际情况的应对方式。”郑益仲总结说。 韩国目前仍在爆发小规模集群感染。继首尔九老区呼叫中心、京畿道城南市“恩惠之江”教会,以及大邱两家疗养院依次爆发小规模感染之后,现阶段的韩国防疫也在面临新的挑战。 责编:高莉珊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